【安雷】毕业典礼

嘉德罗斯那小子还真是年轻气盛啊,全校人面前,就说什么渣渣的,嗨,年轻真是好啊,想当年我也有一段那样的时光啊。当年?你现在不还是那德行?安迷修没好气地打开雷狮搭过来的手,要是叫你上去说,指不定不比他强到哪里去。我靠,安迷修,你翅膀硬了是不是竟然敢打我的手?雷狮嫌弃地看了一眼安迷修,不过我也不想碰你罢了。

安迷修是真的不想和雷狮纠缠下去,他要学习。高二期末输给了雷狮大概是安迷修(自认为的)一生的耻辱,被一个下半学期才转来的的新生抢走年级第一安迷修心里当然不爽,更何况这个人还天天翘课,吃喝嫖赌就差嫖就全占了,安迷修不懂,他怎么会输给这种人?!越想越生气,安迷修干脆专心看这无聊的迎新典礼,刚才嘉德罗斯的场合已经过去,上来就把那张臭脸一摆几句渣渣就出口了,想他也不会在这台上久留。

现在是一个叫格瑞的高二生在讲话,说话很官方,就是表情太僵硬了,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这个格瑞安迷修也是听说过的,常年第二又不屑于那个嘉德罗斯争第一,这两个人算是高二的风云人物了。谈到高三呢,当然就是——安迷修看向他旁边百无聊赖的雷狮——“雷狮海盗团”。天知道这个名字他们是怎么想出来的,还海盗团呢,一听就匪里匪气的,还真挺适合雷狮那帮人。而且雷狮自己野也就算了还把高一的弟弟拉进来,唉,可怜了他弟弟,碰上这么个哥哥。

我说安迷修啊。又干嘛。在毕业典礼上发言要什么条件啊。你要干嘛。怎么事这么多,直接告诉我就行了。你就别想了,学分都快扣完了还想在毕业典礼上发言。就学分高就够了啊。成绩好对你当然不成问题其他条件你应该都达到了。哦。

雷狮又恢复了他百无聊赖的状态,在一旁玩着他的头巾。智障儿童吗。安迷修瞥了雷狮一眼,开始规划自己高三的生活。学习,学习,学习。好像还真没什么可干的,而且要是他高考还比雷狮低的话他真的混不下去了,安迷修摇了摇头,得,这高三有什么好规划的,两个字学习就完了。

安迷修无聊。雷狮也无聊。

我说你要在毕业典礼上干嘛。我要在毕业典礼上大喊,吃屎吧,傻逼骑士。.......你脑子是不是坏了。怎么跟我说话的呢。吃屎吧,傻逼海盗。诶呦,我们尊贵的骑士大人竟然爆粗口了啊。

安迷修白了雷狮一眼,他崇尚骑士道,爱好中世纪的骑士文化,还自称“最后的骑士”,他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反而还挺自豪的,但雷狮经常把这件事当笑柄来嘲笑他,安迷修倒是觉得雷狮喜欢海盗这种东西才好笑呢。

高三两点一线的生活过得简单迅速,不知道是安迷修没注意还是雷狮真的学乖了,高三一年都没怎么听到雷狮闹事的消息,而且好像连课都不翘了。怎么说,突然变乖的雷狮的还让安迷修有些不习惯,但这样挺好的,作为学生会长他也少了一个麻烦。高二时安迷修还是副会,当时的会长是高三的银爵学长,现在银爵毕业了学生会长的职务也就自然由安迷修来接管,可是让安迷修没想到的是雷狮当上了副会长,不过想想也是,虽然雷狮刚来这学校一个学期可已经是全校闻名的人物了,首先他作为雷王集团三少爷的身份就够引人注目了,再加上他那些事迹,他的票数多也不足为奇。雷狮来当安迷修的助手,本来他是很抵制的,可看雷狮这学期明显收敛了许多也就逐渐接受了雷狮副会长这个存在。

最近学生会的工作稍微多了起来,雷狮陪安迷修一起在会室里批文件。安迷修率先开了口,你最近收敛了很多嘛。是吗。最近都没看见你受处分了。啊,好像是吧。雷狮爱理不理的态度让安迷修挺不爽,打高三以来,雷狮整个人跟焉了一样的,这不是安迷修认识的雷狮。我说你怎么了,无精打采的。你是在关心我吗,真少见啊,骑士大人竟然会关心恶党。关心下属而已。嘿,谁他妈是你下属啦。你啊。

雷狮没出声了,但安迷修确定了雷狮没什么事,还是那个和安迷修说话三句话以内必须损一损他的雷狮。

安迷修。

安迷修还没来得及问雷狮喊他干嘛雷狮就凑了过来,安迷修眨了眨眼睛不知道雷狮凑这么近是要干嘛,刚打算问就感觉到额头上有什么湿热的东西靠了过来。安迷修呆住了,愣是把要说出口的话憋了回去。

雷狮吻了安迷修,在他的额头上。

我靠,这他妈什么发展啊?!安迷修满心卧槽地向雷狮看去,满眼的懵逼就差喊出声来了,再一看雷狮,他就更懵了。那个恶党,雷打不动脸皮比长城还厚的雷王家三少爷竟然脸红了?!不,这不是真的。安迷修使劲晃了晃头,可眼前的景象还是没有任何变化,雷狮整个人缩成一团窝在那个他专属的豪华套椅上,虽然脸别过去了但安迷修还是可以看见他泛红的耳尖。雷狮。安迷修喊道。雷狮不理他。

不知怎的,安迷修鬼使神差地走到雷狮面前,强硬地把他的脸掰过来,雷狮死命挣扎着,然而无果。雷狮脸红红的,大概是安迷修把他给弄疼了嘴里一直在嘀咕些什么,嘴唇一张一合的,那双酒红色的眼睛四处乱转就是不看向安迷修,慌慌张张的样子,像只被主人抓到偷吃东西的小猫。安迷修有点心动。一点。

安迷修吻了上去,堵住了雷狮说个不停的嘴,这次换雷狮来惊讶了,他终于看向了安迷修,只可惜这时安迷修是闭着眼睛的,欣赏不到雷狮此时的表情。安迷修的吻很轻,只是在雷狮的唇上蜻蜓点水似的落下一个吻,可在雷狮心里,这哪是蜻蜓点水啊,这分明是拿着块石头就往水里砸啊。

他们俩彼此回到各自的座位,没事人一样的开始各忙各的,天知道安迷修心里有千万只马在奔腾,跟个小女孩一样的小马乱撞。雷狮也不知道怎么办,嗨平时那拽劲一副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的样子,现在在这种事情上,在安迷修面前,他雷狮竟然怂了?!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但硬要说过去,还确实像是没有过去,至少现在他们会莫名其妙地亲吻彼此,两个大老爷们动不动就玩亲亲还能不能好了哦?安迷修很绝望,雷狮也很绝望。这他妈到底是个什么定律?为什么他安迷修看见雷狮那双盈满了星星的眼睛就会觉得不吻下去简直是罪过?为什么他雷狮看见安迷修微微上扬的嘴角就会觉得那优美的弧度是为了他的吻而存在的?

就这样磕磕绊绊地度过了高三,总得来说是没什么问题,终于熬到了毕业典礼,毕业典礼这种活动在他们学校通常都是甩给学生会全权负责,再加上安迷修作为学生会长当然要上台说些话,于是这几天他都忙着毕业典礼的事。安迷修整理了一下活动流程和要发言的人的名单,一个熟悉的名字抓住了他的眼睛——雷狮将作为毕业生代表发言。安迷修想起了一年前刚升上高三时在迎新典礼上雷狮问他的问题,似乎明白了为什么雷狮这个学期显得这么乖,但他要在这毕业典礼上发言到都底是为了什么?安迷修不想猜也懒得猜,反正雷狮的心思他从来没猜对过。

毕业典礼到了。安迷修最后在台下复习了几遍自己写了1w6的发言稿,然后意气风发地走上了台。座位是按成绩排的,所以雷狮仍然坐在他旁边,安迷修朝那边望去,发现雷狮正聚精会神地盯着这边,好似开心地笑着,眼睛里全是安迷修的影子。

安迷修的心脏骤停了一下。

他开口了,对着面前的话筒——

雷狮,我喜欢你。

看见雷狮笑的那一刻安迷修就早已把那什么狗屁1w6的演讲稿给忘了,他现在就想冲到雷狮面前吻他。安迷修没有看见人群的躁动,没有发现他下台后匆忙赶上台救场的主持人的说辞,也没有注意到老师的指指点点,这些都不重要,安迷修眼里只有雷狮那双始终跟随着他的眼睛和他微微抬起头似乎笑得更欢了的样子。安迷修走到雷狮面前,雷狮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安迷修刚把话说出口的时候就知道这件事一定会让雷狮嘲笑他一年都不够,但现在不是在意这种事的时候,安迷修堵住了雷狮笑个不停的嘴,用他的舌尖撬开雷狮的牙齿,轻而易举地进入了他的口腔。雷狮有点懵了。他们虽说不明所以地吻了对方很多次,可是像这样的舌吻可是从来没有过啊?雷狮被安迷修吻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不过安迷修这家伙看起来倒是挺熟练的,难道安迷修这种人还和女孩子谈过恋爱?雷狮以后一定要好好质问他一下。

主持人念到雷狮的名字,雷狮终于找了个理由推开安迷修,在一旁不住地喘气,刚想骂安迷修几句,转过头却看见安迷修眨了眨他那双绿色的眼睛,脸上写满了无辜。混蛋。雷狮小声骂了一句。然后没等安迷修反应过来就离开观众席,向台上走去。

大概是因为刚被学生会长告白,再加上雷狮本身的知名度,他走到哪众人的目光跟到哪,一想到刚才自己被安迷修在大庭广众之下吻得喘不过气来,雷狮就觉得挺气。

雷狮走上台,深吸一口气,然后对着话筒喊出了声——

吃屎吧,傻逼骑士。

—END—

*就,应个景……

以及表明我没死哇()

评论(3)
热度(74)

© 妄想边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