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Amireux

Attention:本篇目的是燕尾服小礼帽凯和黑西装背头坦,至于剧情,完全是瞎扯一气。谢谢。


Summary:

“你记得我说过我有个喜欢的人吗?” 

“嗯哼?”

“好吧,很明显,那个人就是你。”


————————————————————


Stan收到了一条短信,来自Cartman,简短的几个字只是指明了他们的会面地点,并没有说明此行的目的。虽说是这样,但Stan反正也是闲着,便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出了门。会面地点是一家咖啡厅,平时Cartman有什么事时可不会找这么高档的地方,通常都是到他家了事,所以Stan的直觉告诉他,今天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


等Stan到了那家咖啡厅,他发现不只是Cartman,Kyle和Kenny也在,Cartman正在专心地盯着桌面,Kyle正在往他的咖啡里加糖,Kenny正在打游戏,天知道这三个人出现在同一幅画面里是怎样的景象。Stan神情怪异地坐在Kyle对面,咳了两声,可是没人理他。“Cartman!你到底喊我来干什么的?!Cartman?!”见Cartman依旧没有反应,Stan有些生气地喊了喊另外两人,但依旧没有回应。


Stan放弃了他这三个怪异的朋友,叫来服务员点了杯咖啡,回过头时却发现三双眼睛正盯着他。“Stan,我今天有非常重要的事找你。”率先开口的是Cartman。“非常重要的事。”Kyle紧接着说。“非常——”“天杀的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被打断的Kenny缩了回去,盯着Cartman。


“我们组个乐队吧。”


“……什么?”


“乐队。”


“……你没毛病吧?”


“没。”


Stan盯着Cartman,不知道他今天是那根筋搭错了,转头看向Kyle和Kenny,他们却低下头拒绝与Stan的对视。


“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是我们四个组个乐队而已啊。”


“Cartman?你脑袋被门夹了吗?”


“你高中不是搞过乐队什么的吗?”


“你们为什么会突然想组乐队?”


“因为最近不是有个比赛吗,一等奖150刀。”


Cartman的理由是足够说服Stan的,毕竟从小玩到大,Cartman为了这150刀能做到什么程度,Stan也是清楚的。至于Kenny,一定是被Cartman拉来的,但Kyle……可不会就这样屈服于Cartman。


“Kyle你呢?”


“我什么?”


“你为什么要来?不要说是为了那150刀。”


“为什么不能是为了那150刀?”


“因为……”Stan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笃定Kyle的原因不在此,只能是直觉,“作为SBF的直觉。”


“得了吧,他可是一个犹太人!”Cartman嬉皮笑脸地插入了他们的对话,Kyle竟出乎意料地没有反抗,相反的,他点了点头——


“是的,Stan……我是一个犹太人。”


Cartman突然停止了他的大笑,用异样的眼神上下打量着Kyle,Stan也惊讶地看着Kyle,这不像Kyle应该说出的话。Cartman定了定神,仔细检查了一下,确定Kyle没有扑过来掐住他的脖子,“这可能是个假Kyle。”


“死胖子你闭嘴!”Kyle扑上去一把掐住了Cartman的脖子,骂骂咧咧地一边用力一边制止Cartman的反抗。这才是真的Kyle。Stan舒了一口气,确定Kyle没什么异常后将打闹的两人分开,一只手敲着桌子,一只手撑着脑袋,“那么,你们都有乐器的基础吗?”


“我玩过吉他。”“十元一把的那种?”“闭嘴,Kyle。”


“Kenny呢?”“Kenny会打鼓!”“≥ζshxkhdkajsbsjjxj(不,我不会!)”


“键盘手Kyle,贝斯是我,那主唱呢?你们有人会唱歌吗?”


“我会!”Kyle自告奋勇地举起了手。


说实话Stan对于Kyle如此主动是有点震惊的,但现在的主要任务是这个团队,Stan头疼地看着面前三个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Stan自己倒是没事,反正暑假在家也是闲着,打游戏睡觉吃饭,陪他们闹一下也没什么,但是他们真的以为强行训练一个月就可以作出一等奖水平的大作?


“那就每天上午九点到十一点,下午三点到五点,地点就在Cartman家,有异议吗?”“““没。”””Kenny想了想,加上了一句,“Mr.Marsh.”Stan没太在意,继续说道,“那没什么事了我就走了哦?”“难得出来一趟,叫上Craig那群家伙去打游戏吧。”Kenny提议道。Kyle举起手,“我还有钢琴课就先走了。”说着站起了身。“没人会挽留你的。”Kyle白了Cartman一眼,走出来时故意撞了一下Cartman引来Cartman的一声咒骂,Kyle转头做了个鬼脸,然后朝Stan和Kenny挥了挥手,“明天见。”想了想加了一句,“Mr.Marsh.”然后迅速转过身疾步走出了咖啡馆。


Stan有些发怔,他好像看见Kyle转过身时藏在他那头红发里的耳根泛着红色。错觉?但是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错觉啊......而且,那句Mr.Marsh,刚才Kenny说的时候没怎么在意,现在从Kyle口中说出来......总感觉有什么不同......Stan感觉到了自己脸上不自然的热度。


“Stan?你脸怎么红了?”Kenny的声音将Stan拉回现实,Stan掩饰性地扯了扯衣领,“啊,因为太热了啊......”Cartman奇怪地瞥了一眼Stan,站起身,“Craig他们来了,我们走吧。”Stan也站起身走了出去,把那些不安定的情愫关在了咖啡馆内。


他们的训练如期进行着,但对于完全没有基础的Cartman和Kenny,直到比赛前他们还没把曲子记住。Stan也不着急,反正不过是玩玩罢了,倒是Kyle,整天追在Cartman身后逼他练习。Stan想不出来Kyle这么大的热情是哪来的,难不成真的是钱?不可能,那不是Stan认识的Kyle。


“Kyle,”正凶神恶煞地逼迫Cartman练习的Kyle看向Stan,“你到底为什么来的啊?”Kyle和Cartman对骂了几句后就转了过来,把Stan拉到房间角落里,卸下了刚才的表情,笑了笑,“你觉得呢?”


“我就是不知道才问你啊。”


“猜一下嘛?”


Stan想起高中时Kyle曾经和一个女孩走得特别近,女孩的名字叫Wendy,是Stan他们乐队的主唱,唱起歌来三分甜美七分狂野,私下里则反之,学校里追她的男孩可是一抓一大把的,所以,Kyle会喜欢上她Stan也觉得挺正常的。但是,每次Wendy来班上找Kyle,Stan就有一种仿佛自己隐藏了这么多年的宝物被人看见了的错觉,Wendy来的次数越多,Stan的感觉愈发强烈,要不是因为接下来就要升高三了,Stan早就去让Kyle不要和Wendy说话了。现在想起来,还真是任性的想法。还好高三之后Wendy就再也没来找过Kyle,Stan也就没怎么在意这事了。


当时Kyle说过很羡慕Stan他们的乐队,每天一群姑娘围在身边,别班的姑娘都跑到这边来要签名了。Stan欠揍地笑了笑,没办法,人格魅力。然后Stan被Kyle暴打了一顿。


现在想起来,“不会是因为有喜欢的人了吧?”Stan顺势就问出了口,Kyle笑道,“对啊,而且比赛那天那个人也会在场。”


这回轮到Stan愣住了,他就随口一问,也没想到会是真的,不过大家也都已经是大学生了,也没什么好震惊的。这样想着,Stan心里出现了和那会儿Wendy天天来他们班时一样的错觉。


就好像,你以为你了解他的一切的,然后突然发现你其实什么也不知道。


那之后他们就没怎么说过话,每天忙忙碌碌的练习,Kyle监督Cartman,Stan则站在Kenny旁边和他聊天。


“Kenny,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最好的朋友有了喜欢的人你会怎么想?”


“啊?早生贵子??”


“……”果然一般人都是会祝福的吧,虽说这家伙的祝福点有点奇怪。


“喂!你们怎么聊起天来了?赶快练习啊!”被Kyle抓到偷懒的两个人重新投入到练习中,但Stan的心却完全平静不下来,甚至还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味。


比赛的日子很快就到了,他们参赛的曲子是Stan高中时写的,重新填词的是Kyle。四个人整装待发,但说实话,其他三人连歌词都没有看过,反正是抱着玩玩的心态来的。


当主持人念到他们的名字时,他们站起来,理了理有些乱了的西服(在Kyle的坚持之下四个人都穿了西装,说真的Stan不太明白,行动不便不说,况且不就是比个赛穿得跟结婚一样的干嘛?),Kyle带了顶黑色的小礼帽,以便遮住他乱糟糟的头发,Cartman和Stan梳了个大背头,Kenny依旧是是以前散乱的金发,毕竟是鼓手,这样刚好合适,Kyle就没做太多要求。


Kyle站在话筒前,轻轻说出这首歌的名字《Amireux》,观众们交头接耳,舞台上几人也开始咬耳朵,“……是我读书少还是怎么?这个单词什么意思?”“嘿,Kyle,你可没说过你要唱这么一首火星歌啊?”Kyle没有理会他们自顾自开始了演唱,其他三人也糊里糊涂地做着自己的工作。


歌词听起来没什么问题,无非是什么轻快的爱情小调,这样底下的观众也没什么异议,不过其中夹杂着几句听不懂的外星文,估计就是和那个标题一样的语言。Stan瞥了一眼Kyle,Kyle绿盈盈的眼睛里闪着光,那是他从未见过的表情,至少在Kyle的脸上没有过。


因为那个不知名的某人,Kyle展示出了Stan从未见过的一面,Stan突然发现他并不了解Kyle,十几年来他面前的Kyle一直是那一个人从未变过。但在别人面前他又或许是另外一个人,一个Stan未曾谋面的人。


现场演奏得很成功,Kyle最后抬了抬帽子,手一挥便一蹦一跳地下来了,他取下帽子,撩起头发,冲着Stan笑了起来,Stan不明所以。Kyle笑得越来越开心,他甚至扑倒Stan身上,大声喊着,“我的愿望实现了!”


“要和我一起去个地方吗?”Kyle笑嘻嘻地伸出手,Stan盯着他恍惚中就握住了他的手,他们在路灯下一路跑着,Stan不知道要去哪,看着沿途的景色,大概是因为晚上的缘故,只觉得熟悉,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哪。


“到了。”Kyle松开手,Stan环顾四周,这里是——“高中时你们乐队演出过的地方。”Kyle找了个台阶坐下,Stan坐在他旁边,“来这里干嘛?”


“还记得我曾经说羡慕你们乐队吧,记得为什么吗?”


“因为有一群姑娘围在我身边?”


“我说的是那之前说的理由啦!记得Wendy吧?你们乐队那个主唱,她曾经有段时间经常来班上找我,知道因为什么吗?”


“她喜欢你?”


“你觉得那种校园女神一般的姑娘会喜欢上我?”


“怎么不会?你这么可爱。”


“……现在我不想和你深究,所以我就过滤成是在夸我了——”


“本来就是在夸你啊。”


“你先闭嘴!听我讲完!Wendy那个时候找我当然是因为她喜欢你啊,白痴。她经常送来一些手工曲奇之类的,记得我当时经常给你吃曲奇吗?只是我没有告诉你那是Wendy送的。”Kyle的声音越来越小,Stan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Kyle又开始继续,“我说羡慕你们乐队,是因为当时我感觉,我一点儿也不了解你,关于你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面前的这个Stan,但是别人面前的Stan Marsh对于我来说完全是陌生人。所以我说羡慕你们乐队,他们可以看到另一个Stan Marsh,从那时起,我的愿望便是,有一天要和你在一个舞台上。我那时很惶恐,没有由来的,所以我没有告诉你曲奇是Wendy送的,她的情书也没有送到你手上……但是到高三她也就没什么了,说是本来就是玩玩的心态,得不到回应就算了。我当时竟然瞬间舒了口气,我想着,啊,太好了,你又是我一个人的了。”Kyle很平静地说出这段话,可对于Stan来说这信息量有点大,以至于他盯着Kyle的侧脸愣了半天。许久,Stan终于反应过来,Kyle挠了挠头,尴尬地笑了笑,“如果你要骂我的话就骂吧——”


“怎么会骂你!我夸你还来不及呢!我说啊,刚才那算是告白吗?什么意思啊到底?我脑子不太好使所以你不明白点说我不太懂的啊?”Stan激动地差点跳起来,他猛烈地摇着Kyle的肩膀,连声音都激动得抖了起来。Kyle稳住Stan问道,“你听了这么多没什么感觉吗?”“当然有啊!我他妈高兴死了!”Kyle不太能跟得上Stan的脑回路,但这也就是说——Stan也喜欢Kyle?


“嘿嘿嘿!停一停!你的意思是……你喜欢我?”Kyle把语无伦次的Stan掰过来,被这么一问,Stan倒是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了,他不知道他对Kyle到底是怀有的什么感情,但,“喜欢是肯定的。”“你记得我说我有个喜欢的人了而且他今天晚上会到场吗?”“嗯哼?”“好吧,很明显,那个人就是你。”


“哇哦,谢谢?一个大惊喜?所以……那首歌是什么东西?精灵语?”“法语,意思是'恋人未满'”“哦,好吧,那现在可以满了吗?”“不,那不是我们俩,我们应该是……恋人以上?”“哦,那听起来很浪漫。”“是的,我想,是的。所以我现在可以抱你吗?”“哦,当然。随时随地的。”


Stan将Kyle圈在怀里,Kyle毛绒绒的脑袋在他的颈窝蹭来蹭去,Stan轻笑着开口,“你知道你跟我说你喜欢的人是我的时候我有什么想法吗?”


“嗯哼?”


太好了,你又是我一个人的了。


—END—


Cartman:那两个基佬人呢

Kenny:私奔了

Cartman:那150刀就都是我的了


*标题是一首非常好听的歌,请务必听一听。但是本篇中凯唱的歌不是这个,我就……偷一下别人的题目(靠


*一搞乐队什么的就非常梦之咲怕不是没救了(……),但是我真的好喜欢乐队哦【淦


*因为我是傻逼,所以我脑子里只有这种傻逼故事了。非常想搞真理设定但怕被傻逼的我搞毁了((

评论(7)
热度(40)

© 妄想边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