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妄想性肆虐

“A弥!你现在在干什么?”略显焦急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我将接通了的电话甩在床头,坐在床下的地板上盯着天花板上的裂缝出神。一阵冷风掠过,我打了个喷嚏,嘟囔着怎么没关窗户,走到了窗前。电话那头人的焦急还在持续着,他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我的名字,我回头看了看作为阴暗房间里唯一的光源的手机,刺眼的白色字体“Cta”。我将头伸出窗外,凛冽的寒风让我打了一个寒颤,但我确实需要清醒一下,于是我任由冰冷刺骨的雨打在我的脸上,啪嗒啪嗒,犹如无止境的钟表,滴答滴答。雨声将电话那头的咆哮掩盖,我顺了顺沾湿的刘海,扒开了那些挡视线的头发,仔细欣赏着眼前的景象。灰蒙蒙的街道上只有几个冒雨狂奔的人,估计是没料到这天气还会下这么大的暴雨,在连续这么多天的艳阳里懈怠了的愚蠢之人们。不过街上没人也好,至少可以让我仔细看看这几个月不见的街道。上次出门是多久以前了?两个月?我慢悠悠地思考着,看着空荡荡的街道。

无聊死了。

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我缩回湿漉漉的脑袋,雨水顺着我的头发和脸滑落,一滴滴地落在地上,却因为电话那头的嘈杂而听不见声响。我猛地关上了窗户。似乎因为发出了太大的响声,电话那头有一瞬间的沉默,紧接着是比之前更严重的狂轰乱炸。我对此感到空前的厌恶,一股莫名其妙的烦躁在心中滋生,我走到床边上准备终止那人永无止境的话语。可当我走到床边,电话却突然被挂断,那人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

取而代之的是电视惨淡的白光和嘈杂的机械音。

宛如一把巨斧将妄想与现实劈开,我的理智瞬间变得四分五裂,我瘫坐在地上,捂住耳朵小声自言自语,却又突然尖叫起来,我的身体似乎已经不属于我,他被恐惧支配着,理性早已不能动他分毫。

“咚咚”的敲门声突兀地响起,随后是“喀吱喀吱”的扭动门锁的声音,然后是那个吼声,愤怒,担心,焦急,以及恐惧,都如出一辙。

我看见肮脏的血液将苍翠的森林染红。

——「接下来报道今日的死者:接了电话却不说话的人,把头伸出窗外的人,头发被淋湿的人,两个月没出门的人,想要挂友人电话的人,以及——

此时惊恐地看向门口的人。

下面报道……」

评论
热度(14)

© 妄想边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