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Secret(上)

Attention:依旧高中生的校园恋爱故事。没带脑子写的。

Summary: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喜欢你。

在这里!!!

————————————————

在即将到来的文艺汇演面前,整个学校的气氛都缓和了下来,连上课时也感觉得到空气中的甘甜,那是到时候小摊上棉花糖和爆米花的气味。晚冬,气温已逐渐回升,几乎所有人都开始为下个星期的文艺汇演做准备,学生会成员更是如此。

Kyle正全身心地投入面前对了满桌的文件时,手机响了。微微皱了皱眉,Kyle拿起手机,是Stan,他们乐队的演出申请。Kyle回了他一句“好好写一份申请交上来啊”,然后认命的提起笔帮Stan写了份申请,随后接到Stan的回复“你帮我写一下啦我正排练呢”,小声嘟囔了几句按灭了手机,Kyle自己都没察觉到之前伴着的脸上缓和了下来,甚至浮现了几丝笑容。

Stan的乐队是在高一时组建的,本是年少时的一时兴起,却没想到稍微借大礼堂唱了几首歌就引起了轩然大波,他们几乎在一夜之间火了,唱歌的视频被发到校园论坛上点击过万。Stan也莫名其妙的成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以前在篮球队打打篮球有几个小迷妹Stan就自豪得不得了,现在突然火了也没什么实感,但总之是让这个一时兴起的乐队存在到了现在,偶尔学校搞活动时上去唱唱歌。

Kyle终于批完了桌上的文件时已经是晚上了,在心里把提前走了的会长Cartman骂了千遍万遍,本想早点批完和Stan一起回家却因为会长把他的任务也压在了他这个副会身上而忙到了现在。Kyle看向窗外,意外地发现对面的音乐教室灯还亮着,整个学校只有学生会室和音乐教室的亮光。Stan不会还在练习吧。抱着这样的想法Kyle拿出手机问Stan在哪。在音乐教室。怎么还不回去。看学生会室灯还亮着就知道你还没走。我没走关你什么事。不是约好了一起走嘛。

Kyle不自然地扯了扯帽子,幸好没人在这,不然肯定会看见Kyle因为手机上的一条信息而脸红,那太丢脸了。Kyle抬起头,对面的教室里Stan背着把贝斯朝这边招了招手,Kyle在手机上说让他下来,人影在窗前晃了晃,然后走了回去,不一会,音乐教室的灯灭了。Kyle也灭掉会室的灯,走下了楼。

“Kyle!”听见喊声Kyle回过头,Stan正朝他奔来。Stan只穿了一件黑T,几乎要和黑夜融为一体,Kyle不禁担心起他会不会冷,伸手去牵Stan的手,却没想到倒是自己的手比较凉。Stan将Kyle的手紧紧握住,“哇,你穿这么多手还这么冷啊。”Kyle咂了咂舌,“我穿的才比较正常好吧,你这个反季节怪物。”确实,Kyle穿的不多,只是一件衬衫加一件单薄的外套,白天可能还能应付过去,但在晚上不断灌进外套的风中还是要败下阵来。

“谁叫你平时从来不锻炼啊,你看你,和瓷娃娃一样,”Stan伸手捏了一把Kyle的脸,“哇哦,你今天竟然没有反抗。”Kyle甩了他一记眼刀,他只是太冷了,整个人紧紧抱住Stan的胳膊,就差把人都挂Stan身上了。Stan看了他一眼,“有这么冷吗......”Kyle打了几个喷嚏。“我说你不要感冒了啊......”Stan开始小心翼翼地顺着Kyle,一步一步地缓慢前进。结果平常十几分钟的路程今天用了将近40分钟,最后的十分钟开始下雨还是Stan将Kyle抱起飞奔回家的,Kyle在Stan怀里缩成一团,Stan心里越发焦急,一路狂奔,不过好在Kyle很轻,并没有给Stan造成太大的负担。

成功将Kyle送回家,Kyle的妈妈看Stan被淋成了这样便留他在这里留宿一晚,Stan也没怎么推脱,毕竟他和Kyle从小玩到大对方家就是自己家,留宿这点小事根本不算什么。洗完澡Stan走到卧室,因为没有多余的床所以他和Kyle睡在一起,Kyle换了套衣服手却还是冰凉的,Kyle像一只猫一样蜷在床上。Stan蹑手蹑脚地钻进被子里,关掉灯。大概是感受到了热源,Kyle迷迷糊糊地抱了上来,Stan也就顺势将Kyle圈在怀里,然后昏昏沉沉地睡去。

Kyle发烧了。Stan第二天早上醒来看见自己怀里的Kyle面色潮红,缺氧般微微地喘着气时意识到这一点,大片的红晕爬上Kyle瓷一般白的皮肤,Stan有些不知所措,竟感到有些害羞地别过了脸。这很不对劲。Stan拍了拍自己的脸,将脑袋里刚才Kyle的样子删除,嘿,作为SBF现在是做这种事的时候吗?

Stan跑下楼,客厅里只有Ike坐在电视机前,看来Kyle的父母都已经去工作了。现在Kyle的命运就掌握在Stan手中了。Stan跑回楼上,翻了翻Kyle的柜子,试图找出一支体温计来。“啊,找到了。”Stan从地上的一片狼藉中摸索出一支体温计,正在给Kyle测体温时,Kyle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Kyle的母亲,说是班主任打电话问他们怎么没去学校,Stan解释了一下Kyle现在的情况,Kyle的母亲说了一些类似于麻烦Stan照顾一下Kyle,学校那边她去说一下就好之类的话便挂断了。Stan放下手机,把还没睡醒的Kyle从床上捞起来,根据体温计Kyle只是发低烧,大概请个半天假就好了。可能是Kyle本身皮肤太白了的原因,一点点的红色都格外显眼,看起来像是发了高烧,Stan也不自觉的将动作放得轻柔,把Kyle抱下了楼。

这样一折腾Kyle总算是醒了,尽管醒了还是整个人瘫在沙发上,闷闷地一言不发,Stan让他去医院他也不吭声。Stan只好让Ike去找了点感冒药喂Kyle喝了,Stan问Kyle,感觉怎么样。头昏脑胀,四肢无力,还不如死了算了。Stan有些好笑地看着说出这样的话的Kyle,这才发点低烧就这样了,到时候如果发高烧要怎么办啊你。Kyle皱着眉头瞪了Stan一眼,那我直接跳楼。Stan凑过去摸了摸Kyle的头,Kyle只是小声的嘟囔了几句,并没有精力去阻止Stan。

一上午就这样过去了,尽管Kyle十分不情愿,但他身为学生会副会长的职责逼迫他把以照顾Kyle为由光明正大逃课的Stan一起赶出了家门。“再请半天假吧,刚好凑个整。”“生病的到底是你还是我啊?!”这样一路吵吵闹闹终是到了学校。他们两个是隔壁班,走到教室门口便分开了,Kyle走进教室,走回自己的座位,旁边的几个人看了他几眼,欲言又止。

而Stan那边则是完全不同的状况。一群人围着Stan问东问西,Stan笑着和他们聊到上课老师来了大家才一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发个呆几节课就过去了,下课铃终于响了,Stan收拾好书包,跟大家说了几声再见便走出教室,在Kyle教室门口等着,大概是每天都看见Stan站在这里,又或许是Stan的乐队真的有点名气,Kyle班上的人大多认识Stan,出来时还笑着跟他打个招呼。Kyle终于出来了,依旧是板着张脸,站在Kyle身后的女孩想跟Stan打个招呼却又不敢说话,还是Stan冲她招了招手,说了声明天见。

“你这样可不行啊。”回家的路上Stan盯着Kyle,回忆着刚才的片段这样说道。

“哪样?”Kyle没有转过头,盯着地上的石子回答着Stan。

“一直板着张脸,人家女孩子都怕你了哦,怪不得没朋友,一直这样怎么可能会有人来找你说话啊。”

“你不就来找我说话了吗?”

“除了我还有谁?”

“Kenny......和Cartman......”

“看吧,就剩我们几个这么爱你啦。”

“恶心。”

说了声再见Stan便继续向前走去,Kyle回到自己的家,倒在床上,又怎么都想不开,跑去卫生间对着镜子笑了笑。太蠢了,和Stan一样蠢。Kyle这样想着,洗了把手出去餐桌上吃饭。

上学的日子过得很快,再加上忙碌的行程,转眼就到了双休。

“好无聊啊,”Stan甩下手中的手柄,躺倒在沙发上,看了一眼旁边抱着一本物理资料奋笔疾书的Kyle,“Kyle?”“嗯?”Kyle甚至头都没抬一下。“我们出去玩吧。”“不去。”几乎是即刻拒绝,即使这样Stan还是不死心,“我教你打篮球吧,你不是一直想学吗,刚好可以锻炼一下你只剩骨架的身体。”“现在不行。”依旧招到了Kyle的果断拒绝。但在Stan的软磨硬泡下,Kyle还是妥协了。

他们来到了学校,Stan手把手地教Kyle,从传球到投篮,从手的角度到身体的协调,Kyle学得挺快,但实战起来还是差Stan一大截,Stan笑了笑,让他多练就好了。打累了,他们坐在旁边的树下歇着,休息了一会Stan说要唱歌,Kyle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你那些歌除了伴奏就什么都没有了。”

古典音乐派的Kyle一向是不认同那些吵吵闹闹吼几嗓子就叫做歌的,他从小就是在古典乐中长大的,学了8年大提琴,不像Stan学了两年吉他又跑去学了几年贝斯,甚至还学了几个月的架子鼓。Stan不服气地说除了Rock他还是会其他歌的,而且什么叫除了伴奏就什么都没有了,那是Kyle不懂得欣赏。

“要不我临时加一个节目,你来伴奏,”Stan冲Kyle眨了眨眼睛,“你不是学过大提琴吗?”“临时加节目?算了吧,我可不信你能在这两天内练好。”Kyle这句话倒是激起了Stan的斗志,和Kyle纠缠了半天,Kyle终于答应了,反正要是演砸了,丢脸的人是Stan又不是他。

—TBC—

唉,总之就是瞎几把乱写,我残留的一点少女心。

评论(1)
热度(52)

© 妄想边境 | Powered by LOFTER